人來人往的紅塵苦路

  愛了散了,超出了想像,連最後的一聲告白都顯得無言以對。其實,那是痛徹心扉的在意,那是沉默的平凡,在任何時候的腋下脫毛一種人生,如佛的歌唱,菩提的花開,種下的三世情緣。與你存在的空間罅隙,裸露了蒼天的孤寂,刺痛了我匆忙的腳步,說著青春無悔,唱著淚已成灰,到最後又是誰錯誰對。愛的太累,已經放不下的情感,在夜的文字裏憂傷,成了婉約的釋然,數不盡的繁華對唱,望不穿的紅塵情歌,走,何處是盡頭,去,又是怎樣的別離!
  
  夢的零落,情花有毒,言不明的哭泣,道出了癡情人的傷悲。何處寄託你的眼眸,何處落幕我的朝花夕拾,總在策馬的天涯尋覓,尋覓紐西蘭旅遊你我不曾的浮生若夢,讓流年瀟瀟,雲天寂寂。可是一聲值得,把自己的紅塵空房,用音樂的 河水滌蕩,卻總有一抹疼痛陪伴,總有一處風景流連,亦朦朧亦清淺,絲絲縷縷成滴滴點點。入心涼沁,翻舞苦海塵埃,這樣感受,那樣感歎。歷經四季的忙忙碌 碌,在嘴角成了風輕雲淡,往事堪昨,依舊劃落,隨意的敲打,在靜默裏綻放,說是淡然,都已一朵一朵地飄落,那是情感小令,那是人生詩行。
  
  旁立著兩棵相同的孤樹,成對望孤單,成守候孑然,只能回味燈火的闌珊,卻無法占卜憑欄的遠望。懂你,是一次襯托的回眸,把塵世鉛華 洗盡,說出一句謝謝,然後情同陌路,如歲月滄桑,如嫋嫋塵煙,走出一段清香致遠,卻達不到小草的陌上閨房,也許著也許,如果著如果。多少青山綠水,多少過 往雲煙,在遠離的喧囂裏成長,清幽撫摸了恬靜的美麗,共沐四季的芬芳,卻抵不上你低垂的容顏,就算鬢染風霜,惟有的青春依舊,我愛你,是我說出的,卻不能如此到老,又如何是好!
  
  這世間的所有,你我都不知道因誰而生,又因何而死,只懂得我的心,在一處風花雪月,只懂得我的情,在水一方。撐在風雨的香港 夜景摺傘,客坐在烏篷的小船,搖落,不知他年的歌聲,劃過,不知哪月的故事,這樣兼程思念,這樣流轉守望。別離,別去,別去,別離,心若懂得,就說出萬千世界,縱是一隅閑處,我仍然難覓。無論誰和誰的誰,都將在老去的歲月裏,不管如何的如何的如何,因為,我們都已漸行漸遠,滾滾紅塵,誰在情殤裏守望離別!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